沙华堂会长吴添泉:冀联邦政府尊重与接受沙州开放经济领域放宽标准作业程序主权

华总会长丹斯里吴添泉

(亚庇30日讯)沙巴中华大会堂总会长丹斯里吴添泉强调,联邦应尊重与接受沙州政府根据实际情况逐步开放经济领域和放宽标准作业程序的“主权宣布”。

他认为,随着州内多区的冠病疫情目前取得良好防控,平均新增确诊病例比国内尤其是西马多州相对减少情况下,沙州首席部长拿督斯里哈芝芝宣布昨天开始,在配合落实国家复苏计划第一阶段下逐步开放一些经济领域的措施,理应获得联邦政府的配合与认同,而不是以全国疫情的标准而一律反对沙州放宽标准作业程序。

他说,如果是根据国防部高级部长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利昨天同步宣布“国家安全理事会将拟定详细条例让冠病病例低的地区可能会提前结束全面封锁”的原则和基础,沙州或是州内许多地区都深具可被列为解除或半解除全面封锁的条件。

他说,联邦应该尊重沙州政府在经过各部门机构和各方面(州情和地情)考量后所作出的决定,而最重要的是根据沙州疫情回暖的数据为依归。

他说,根据国防部长昨天表示,国家安全理事会将拟定详细条例,包括根据各州县区每1万人的染病比例,再宣布有关地区是否结束或持续全面封锁情况,届时可能不是按照州属解除全面封锁,而是根据每1万人的染病比例划分。防长也以玻璃市为例,该州病例低,基本上属于绿区,但目前却要根据高病例的雪兰莪州实行全面封锁。

“如果是根据防长或是国安会上述论述基础,国内一些州,包括沙州和州内多个地区都具有解除或半解除全面封锁的条件,而这种情况下,州政府根据地情与形势需要,以平衡生命和生计之间,逐步放宽经济领域和标准作业程序,完全是合情合理的!”

也是沙州经济咨询理事会成员暨沙闽福联会总会长的吴添泉今天发表文告说,就像国内其他州政府一样,沙州在尊重和配合联邦大部份的标准作业程序和封锁措施之余,也会根据本身州情作出必要修整,这些与联邦政府不完全一样的措施,自去年各级行管令实施以来都一直存在,也不是首次发生。

他举例说,过去沙州是国内首个采取封州和限制航班的州属,在一些经济领域的开放与限制,以及标准作业程序方面也与联邦或各州不完全一致,包括在去年沙州选举后爆发最严重疫情时,州政府和地方政府更是采取了一系列收紧和严格的措施和标准作业程序,当时这些都比西马多州或联邦政府的措施更严厉。

他表明沙巴中华大会堂与沙闽福联会全力支持以拿督斯里哈芝芝领导的州政府在这方面的“主权宣布”,同时也希望这项以州内人民和企业为重的措施,能够获得朝野和各阶层的认同。

“我们相信沙巴人会更了解沙巴,尤其是历经了一年多的行管令限制和去年9月州选举带来的各领域重创影响后,不论是联邦或是州政府,都必须互相配合,体恤民困和在各方面作出共同的努力。”

“例如州政府这次因疫情良好防控后宣布开放堂食,可以根据过去的标准作业程序,以有关地点的面积和桌面大小,在必须保持身距和遵守条例下落实,顾客和业者也可以预约方式堂食,而延长营业时间也可避免在餐饮时间内出现群聚和易于控制,只要大家配合和合作,这些伸缩性措施都是有效且可行的。”

他认为,联邦政府尤其是国安部应该下放权力和尊重各州,包括身为沙州首长兼州安全理事会主席的拿督斯里哈芝芝所作出的决定与宣布,应获得认可和接纳。

他也认为,联邦政府或国安部在制定与宣布国家复苏计划下各阶段的标准作业程序过程或之前,应事先详细征询各州的情况与看法,确保宣布和执行上更能符合各州的实际情况。

“就如防长本身所说的,国安部将根据各州区病例疫情高低来拟定,可能让病例低的州属或地区提早结束全面封锁,这种情况下,国家复苏计划的4个阶段进程,在各州区也可能会出现不同阶段的标准,一些病例低的州区可能有条件会提前进入第二或第三阶段,如果这个局面出现,又如何要求全国落实与执行统一的标准作业程序呢?”

吴添泉也对防长在此课题上指“州属可以根据当地情况落实更严厉的标准作业程序,但是不能比全国的标准更松宽”的言论表示纳闷和不解,并反问道:“既然州属可以根据当地情况落实更严厉的标准作业程序,为何就不能根据当地情况落实松宽的标准作业程序?”

他希望联邦政府能够在这方面尊重与接受沙州政府的看法和执行主权,确保有关的标作业程序能够完整和详细,尽早公布与执行,让百业和人民遵循。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