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德利:30億治水撥款哪裡來?

拿督楊德利 沙巴前首席部長

(亚庇讯)沙巴前首席部長,沙巴進步黨主席拿督楊德利說,拿督沙菲益若要當首相須先辭去首席部長職時,民興黨問我是否比沙菲益更能勝任首相職。當我爆料說沙巴政府走向破產時,首長政治秘書卻說我「老」。當我挑戰拿督劉偉強,要他解釋蘇祿基蘭家族於2019年在西班牙法庭索土案時,他的職員反駁說國盟部長已於2020年3月執政。我希望民興黨最終能夠停止如此愚蠢地回應我的言論。

現在看看水災情況

2018年6月28日,民興黨率領的沙巴政府宣佈撥出30億令吉,解決亞庇、兵南邦及必打丹的水災問題。其中5億1000萬令吉已獲批下。(請參閱附件)

兩年後的今天,甚麼都沒有做到。被批下的5.1億令吉怎麼啦?民興黨率領的沙巴政府如何、從哪裡籌到30億令吉呢?

事實顯示,沙巴政府正步向破產。我們要等到沙菲益當上首相嗎?如果他當不成首相呢?

現在沙巴是聯邦政府及反對黨的敵人

沙巴令本身變成聯邦政府和以安華為首聯邦反對黨的猛烈敵人。請記得,國家元首在國家皇宮委任首相,是根據國會大多數議席支持。首相不是由前任首相,在吉隆坡的沙巴館開會點名。

民興黨企圖推翻聯邦政府的策謀,將切斷沙巴亟需的公款和私人投資。沙巴在2017年結餘的40億令吉儲備金已經告罄。我們能否期望這個無能的民興黨政府把工作做好?

1980年代大水災的教訓和經驗

政府應該要從歷史的經驗吸取教訓。當亞庇和兵南邦於1988年發生大水災時,政府特工隊研究防洪方案,並立刻撥款通過多個機構協作實踐防洪計劃。每個低洼區(德源花園、大業新村、路陽富都園)分配給特定機構負責。當時的財政部長本納東博确保所有資金充足;我是他的助理。

水利灌溉局建設並經營里卡士防洪閘及泵房,把滙滯在里卡士洼地的水抽掉。這個防洪閘也阻擋漲潮海水。這個泵房把洪水抽到里卡士瀉湖。把周圍的排水溝加大加深。

(請參考配圖:今日在里卡士沿海大道拍攝的水利灌溉局泵房及防洪閘)

公共工程局及市政廳則負責其他洼地。整個政府齊心協力應對洪水問題,因為水災對人民、整個城市和經濟造成巨大破壞。

水災是選舉課題

在1980年代,亞庇許多地方逢雨必災,包括加雅街和甘榜亞逸。1985年沙巴大選時,城市水災是競選課題,亦是拉倒人民黨(Berjaya Party)政權。

回顧大水災時代,在崇正中學隔達邁路對面的大業新村,Kenawai路旁的一些房子,前門走廊都設有水泥短墻並填高門階,以防止洪水氾濫。

同樣地,兵南邦、亞庇、必打丹、古打毛律的水災將會成為下屆大選的課題。正如當時的反對黨兵南邦區國會議員在2017年所說般,政府應立即解決洪水問題,否則請辭職讓其他人去做。

广告
广告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