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德利:並非每項觸犯法律都有政治動機

拿督楊德利

(亚庇讯)不是每項牴觸法律都應該歸因於政治動機。政治家,尤其是備受關注者,應避免借助社交媒體的宣傳力,動機不良地對執法官員作出錯誤暗示。

因此,我呼籲沙巴移民局及馬來西亞反貪委員會(MACC)站出來澄清,檳城前首席部長今天大驚小怪地在社交媒體上揚起的風波,以便昨晚在亞庇國際機場的事件不會令民眾擔憂。

同時,任何旅行者都必須謹慎,充分認知任何國家的移民、海關和保安官員的挑戰。在沙巴,無論是檳城前首席部長或沙巴前首席部長,都必須遵循同一條法律。

據我個人的經驗,我也曾經在亞庇機場被沙巴移民局押持,但根本不需要為此製造任何風波。官員們只不過是在執行他們的任務。

在我到訪吉隆坡會見東姑拉沙里,談論丹斯里哈里士關於六六空難的法庭案後,於2011年12月8日深夜抵達亞庇國際機場二號航站。一位移民局官員就過度關注我的沙巴漢身份,甚至詢問我父親的出生地(斗湖)。後來我被帶到一個小房間,另一位警官對著他的電腦工作。

顯然,兩個官員都沒有認出我或我的名字。我感覺我好像是之前被禁足入境沙巴的激進主義者哈里斯依布拉欣般。片刻後,一名高級官員走過來,向我道歉後並讓我入境。我們都愉快且互相禮貌對待。 我也很高興看到我們沙巴的移民局官員十分謹慎和嚴格。我較後致函予國民登記局查詢我的MyKad是否出了問題。該局向我證實沒有問題。

政治家須樹立好榜樣

政治家應該意識到,在社交媒體上發佈未經證實的指控,將會給政府官員帶來不必要的困擾和麻煩。作為好公民,雖然拍攝任何政府官員涉嫌濫權的視頻或照片可被接受,但建議在上載社媒前,事先核實並向當局舉報。

政治家應該要樹立好榜樣,而不是每次被調查時都,都高喊受政治迫害。我曾經無數次被警方和反貪會官員召傳錄口供。他們召傳我錄口供,因為有者已針對我報了案。走吧,給口供並充分合作。 沒什麼好擔心的,反正都沒有做錯任何事。那些在抱怨「政治迫害」的人不應參與政治,因為被調查和被指控,是政治競爭中常見的「職業危機」。

拿督楊德利
沙巴進步黨主席
沙巴立法議會前議員(1985-2001)
前國會議員(1999-2001)

拿督楊德利
广告
广告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