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总会长丹斯里吴添泉:长期封锁后几乎已没“非必要经济领域”政府应逐步解放

丹斯里吴添泉

(吉隆坡31日讯)华总会长丹斯里吴添泉认为,实施近一年半的行管令和封锁措施下,几乎已经没有什么领域是可以继续被列(视)为“非必要领域”范畴。在百业萧条、民生凋敝之际,政府应该逐步解放大部份长期被封锁的有关领域,让业者在遵守严格标准作业程序与员工接种疫苗下复工复业。

他说,能够让这些被列为“非必要领域”续命的最直接作法便是松绑,例如让他们像其他私人领域般获得60%员工上班(以本地员工为优先),是值得考虑和可行的措施。

他建议政府考虑,进一步放宽目前所谓“必要领域”的生产作业,尤其是制造业,让超过60%或更多的员工上班,通过加强生产率,提高需求量,以配合“非必要领域”一旦被松绑开放投产后的需求,确保一旦下游的非必要领域供应链提高后,能够迎合应付上游必要领域的原料和补给需要:“这是双向的互相支援,原料增加,产量提升,带动经济和各领域齿轮流动。”

他认为,政府仍然可以根据卫生专家的建议和实际情况需要下,继续向存有感染高风险的一些特定领域或活动采取封锁措施,并把有关领域列为“高风险性领域”,而不是继续列入“非必要领域”范围。

“封锁了这么久,已经没有所谓‘非必要领域’了,对各行各业和人民来说,几乎全部都是需要开饭的‘必要领域’,尤其是工业和服务业方面,长久以来,非必要领域都是必要领域的下游或是辅助领域,为必要领域提供所需的原料、补给和服务,对有关生产中的必要领域来说,这些支撑与辅助是绝对必要的!”

也是沙巴中华大会堂总会长的吴添泉今天发表文告说,长期的封锁对许多被列为“非必要领域”的业者和员工是欠周全的,政府应体恤和聆听相关领域的心声,对他们来说,政府提供短期而有限的各类支援,并无法让他们继续承担和面对长期封锁所带来的停顿、零收入甚至是关闭厄运。

他强调,在疫情仍然严峻下,政府可以继续对一些存有高风险的领域或活动采取封锁措施,就有如目前所实施的强化管制令般,把它列为“高风险领域”进行强化管制,而不是继续被列为“非必要领域”。

“通过这样的划分,就没有了所谓的必要或非必要领域,因为大家都是需要复工复业的‘必要领域’。”

“换句话说,人民并不反对政府向一些‘高风险领域’或活动采取强化管制或继续封锁。”

吴添泉说,经过将近一年半的各级行管令,尤其是最近的全国封锁令实施以来,不论是处在国家复苏计划的第一或是第二阶段,许多被政府列为“非必要领域”的经济活动迄今所面对的巨大挑战和困境是前所未有的,许多甚至因零收入而裁员关闭,员工失业直接导致家庭失去收入或大受影响。

他说,尽管政府通过一系列的经济配套提供了关怀和支援,也推出了“食物摇篮”,但更多的是企业陷困倒闭,人民失业,当许多人民生活捉襟见肘,不少人被逼“升白旗”,情何以堪?

“在疫情肆虐的这个非常时间,我们了解到政府或任何方面,要在生命和生计之间取得平衡的不容易,或甚至是几乎办不到的难堪,但历经了一年半的封锁和加快疫苗接种步伐之后,在经济领域上,我们还要再分‘必要’和‘非必要’吗?”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